首页 »

马学杰:我为什么反感矫情的“乡愁”,提倡真切的“愁乡”

2019/9/17 0:02:27

马学杰:我为什么反感矫情的“乡愁”,提倡真切的“愁乡”

离开家乡40年来第一次有了强烈的乡愁感。不是因为读了一篇篇乡村游记或是省亲记事,抑或是某种略显“矫情”的情感发泄,而是因为对发展民宿业的执着和艰难探索,以及由此所观察到、感受到的种种体制机制、乃至世俗观念等等所形成的无形羁绊。

 

城市化进程无疑是人类文明的进步。但是,当人们眼睁睁地看着轰隆隆的推土机荡平了一座座百年老屋,一幢幢高楼占据了曾经的农田,城市生活的快节奏已经无法安抚人们的心灵时,大家忽然记起了儿时老家的那口老井,那首歌谣,还有那些村里的小伙伴。

 

可是,当你一遍遍看了超级大都市光环下的乡村在随意的搭建中喘息,一趟趟走过那曾经清澈见底鱼儿荡漾的沟渠时,你已无心倾诉乡愁,一定会禁不住地愁乡了。

 

我提倡愁乡。

 

愁乡,会把情感变动力。我们不再纠结于对以往的眷恋,不再沉溺于对旧时的怀念。因愁而动,把记忆当标杆,把经验变实践,把智慧变成不朽的作品,把城里的一切“好”移植到乡下,除了那一座座隔离人们情怀的高楼和无法让人心灵歇息的飞奔的机车。如wifi, 如coffee。

 

愁乡,要善把他乡变故乡。与其无法回到那魂牵梦绕的儿时故乡,不如扎根同样养育我们成就我们的新城。城有根,在乡村;人有根,在灵魂。把我们的魂安放到生活工作的附近,用我们自己的心血和汗水,去探寻一条新时期的农村现代化的道路,让农村农业农民因为我辈的努力再换新颜,这是何等的消愁!

 

愁乡,一条捷径做民宿。别笑!感谢诸多民宿大咖先贤的经验和探索,浦东有了初步的试点经验可借鉴。宿予、馨庐、谧舍、乡传南泥湾等品牌的主人和管家会告诉你他(她)的精彩故事。那里不再有乡愁!

 

习总书记提出,要留得住青山绿水,记得住乡愁。其中要义既有保护好生态环境,也有保护好传统文化,留住根,记住本。因此,在一个个新概念新词汇袭来之时,既要解放思想拥抱新业态新模式,又要坚持以农为本、以乡为体、以人文传承为要。XX小镇、田园综合体等概念的背后,一旦有了资本的运作,大抵会有房地产开发的诉求。而这恰恰是要高度警惕的。

所以我一直主张两点,一是乡建不同于城建,前者讲传承忌奇异,尊乡贤,重乡规,文化原创有内涵。如窗花,如飞檐。二是民约如法规一样重要。大多城里人的现代性皆为工业文明的表达,刚性有余弹性不足,法理铮铮人性淡漠。入土随乡强调的其实是尊重个性和不同。

 

城和市相依,农和村同根。在一片广袤的无山有水、无林有田的郊野乡间,营造出一座座错落有致、小桥流水、整洁卫生、花团簇拥、色彩明亮、草香宜人,农作与文化旅游相结合,市民与农民无区分的乡建创意新社区,不就是消解乡愁的新载体新场所吗?这里将给城里人们全新的乡村体验,带给乡里乡亲城里人的生活条件和方式。

 

你若愁乡,就去乡村旅游吧。有数据表明,2016年我国乡村旅游进入到了大旅游时代,乡村旅游人次已达13.6亿,占全部出游人次的1/3,平均全国每人一次。今日乡村游也不再是“农村旅游”和“农业旅游”,而成为人们新的一种生活方式,逐渐形成一个新的大产业,包括乡村旅游观光、乡村休闲度假等。近年来的民宿热,更是乡村游的奇葩,趋之若鹜,一房难求。去吧,乡村有野趣,乡村有土味,乡村有在城里呼吸不到的新鲜空气,以及记忆中的蝉鸣和蛙声。如果你够大方,你就爽爽的偕老带幼,去乡下寻家客栈,尝尝土菜,采摘垂钓,溪边发呆。你的消费为乡村贡献收入可能达到5000亿以上,大大促进美丽乡村建设。

 

你若愁乡,就去乡村支农吧。曾几何时,周末工程师是多么荣耀!家家点火,村村冒烟,一度成为乡镇工业发展的壮观景象。而今,咱们城里的人们有闲了,咱们乡下的房屋空置了,城市的生活工作让人窒息了,乡下的精神自由升华了。如果我是你,我会义无反顾地奔向农村,奔向大田。那里需要你的知识,需要你的信息,需要你的点拨,需要你的哪怕是精神上的鼓励和对农民意识上的尊重和认同。农民兄弟是聪明的,浦东大团镇的一个桃农每年都在桃花节期间向游客预售蜜桃两千斤。

支农办法有多种,可以结对子认亲戚,也可以当个志愿者。极为重要的是,要从内心深处亲近农民,亲近农村,亲近农活。记得小时候,县里的下乡工作队员睡百家炕,吃百家饭,每顿支付饭钱半斤粮票。对于今天的干部们来说,白居易的《观刈麦》有三句,最值得常伴心头:岁晏有余粮。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

 

你若愁乡,就去投入农业+。刀耕火种5000年,新式农业迷翻天。经过改革开放近40年的实践,农业从计划经济时代的大集体到分田到户的承包责任制,农村生产力得到大大提高,如今已是租赁经营、规模化、农庄化发展的新阶段。土壤会改良,种子当优选,耕种机械化,产品深加工,销售上网一条龙。呵呵,如今的农业早已从单纯的第一产业摇身变成了1+2+3的第六产业了。投入农业+吧!农村农业农民正以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向愁乡的你敞开胸怀。农村急需新的乡建理念来更新,农业急需科技+模式来升级,农民急需知识和技能来武装。重温毛泽东同志的《农村调查》,你一定会明白,土地对于农民意味着什么!浦东书院镇的葡萄基地已经把产值提高到了每亩五万元。经测算,这个数字还有希望翻一番。不过,这里需要你的投入,不是资金,而是情怀,是智慧,是作为!

 

乡村期待你。


作者为上海市浦东新区商务委(旅游局)副主任、博士

主编:王多